爱普生艺术微喷助力《朋友伙伴兄弟》

文章转自蜂鸟网   2009-11-6发布

爱普生艺术微喷助力《朋友伙伴兄弟》
2009年11月6日,《朋友 伙伴 兄弟》中国摄影家眼中的非洲——采风作品展在北京中国革命军事博物馆盛大开展。贺延光、刘雷、张风、索亚伦、李舸、李卫、裴斐、王文澜、于志新9位中国著名摄影家在非洲9国实地采风的摄影作品在此展示。该展促进了中非人民的互相了解,巩固了中非人民的深厚友谊。此次参展作品均为爱普生“艺术微喷”打印,提供技术支持。

展览开幕式后,参展摄影师贺延光、刘雷、张风、索亚伦、李舸以及爱普生(中国)有限公司大幅面产品事业部副部门经理刘波和爱普生北京影艺坊馆长杨赣出席了记者专访。

p1

摄影师们讲述了他们在非洲采风的一些见闻。他们表示除了语言,这次创作过程中并未遇到什么困难,因为摄影记者与文字记者不一样,镜头是 不需要语言的。当问到非洲人民是否愿意面对镜头时,摄影师们这样回答:“我们争取在人们发现前就按动快门,这也是我们的平常工作习惯。事实上很多人并不介 意,如果遇到介意的,比较气愤的,我们也不会拍,因为摄影师首先得尊重拍摄对象。”“不让拍我想通常有几个原因,一是生活落后,所以有不愿被拍摄的心理; 另外非洲许多国家有伊斯兰宗教背景,这些国家中的女性,特别是结了婚的,有时候不愿被拍。我们采取的是抓拍的方式,在他们发现之前我们已经拍了,他们发现 之后如果觉得我们比较友好,互相微笑,我们就再拍两张。如果不让拍,我们就抓拍或者沟通之后再拍,两种方式我们都会使用。”在视角方面,多偏重于人文,他 们认为最为重要的是记录当地人的一种生活状态,而不是一种猎奇或者惨淡的纪实。这种相互了解的过程需要充满人文关怀。而爱普生“艺术微喷”所展现出卓尔不凡的细腻效果,无疑让这些精美的作品更加凸显感染力,让视觉效果得以最为充分的体现。

这些都是著名摄影师们的经验之谈,对有计划到非洲采风的其他摄影师具有很实际的指导意义。
   
此次非洲采风行程的领队,摄影家刘雷说:“印象最深刻的就是色彩,说到这里得感谢爱普生,这次影展的作品就是爱普生帮忙输出的,很好的还原了镜头中非洲丰 富的颜色。此次展览作品的制作,在表现非洲的色彩方面非常不错,得到了一致好评。”爱普生大幅面产品事业部副部门经理刘波旋即说非洲的照片最明显的特色是 有很多诸如红色这样鲜艳的色彩,而爱普生打印机在输出色彩方面,特别是对于红色的表现,比如红色的土地、红色的头饰、衣服等,爱普生的墨水都有很好的表现能力。刘雷随后表示希望爱普生与摄影师的合作更紧密,携手推动中国影像市场的发展。

爱普生艺术微喷助力《朋友伙伴兄弟》
专访时间:2009年11月6日
专访地点:军事博物馆 1F
被访人:
爱普生(中国)有限公司 大幅面产品事业部副部门经理 刘波
爱普生北京影艺坊  馆长   杨赣
著名摄影师  贺延光、刘雷、张风、索亚伦、李舸

专访内容:    
问:请问贺老师,在非洲拍摄了哪几个国家?
贺延光:坦桑尼亚、马拉维。我们三个人,索亚伦,还有中央台的裴斐。

问:从摄影师的角度观察,这两个国家有什么差异性?
贺延光:坦桑尼亚非常闷热。马拉维比较小,它是高原国家,气候比较湿润,不那么热,非常舒服,这让我们意想不到,非洲还有如此气候宜人的国家。

问:除了地理差异,人文上有什么差异?
贺延光:过去我们比较熟悉坦桑尼亚,因为中国和坦桑尼亚建交已经几十年了,关系也一直比较友好,甚至马季先生也有一段关于坦桑尼亚的相声,叫《友谊颂》。 马拉维则是一个很陌生的国度,其与中国在一年之前刚刚建交。但是我们去了之后感觉很好,拍摄过程中,也几乎没发生过冲突。只有一次,有一个在自由市场的小 伙子不让我们拍,气哼哼的走过来,但马上就被别人拉住了。总体来说,我们采访的十几天中还是比较顺利的。

问:在拍摄过程您是如何沟通的?
贺延光:摄影记者与文字记者不一样,镜头是不需要语言的,而且我们还是有翻译的。

问:不需要先沟通,直接拍摄就行了?他们有没有太多的抵触情绪?
贺延光:我们争取在人们发现前就按动快门,这也是我们的平常工作习惯。事实上很多人并不介意,如果遇到介意的,比较气愤的,我们也不会拍,因为摄影师首先得尊重拍摄对象。

索亚伦:马拉维相对好拍,它是内陆国家,比较闭塞,人也比较纯朴。不让拍我想通常有几个原因,一是生活落后,所以有不愿被拍摄的心理;另外非洲许多国家有 伊斯兰宗教背景,这些国家中的女性,特别是结了婚的,有时候不愿被拍。我们采取的是抓拍的方式,在他们发现之前我们已经拍了,他们发现之后如果觉得我们比 较友好,互相微笑,我们就再拍两张。如果不让拍,我们就抓拍或者沟通之后再拍,两种方式我们都会使用。

问:听说贺老师是第一次去非洲,没去之前应该会看很多非洲的照片,所以对很多镜头、很多角度都很熟悉了。那么贺老师和各位老师去拍的时候,怎么寻找各种不同的镜头?怎么和别人拍的不一样呢?
贺延光:我之前看了一些非洲的照片,大部分都是坐着飞机拍摄的野生动物,很漂亮。我们这一次是平视,拍人。我没有刻意要找和别人不一样的地方,因为即使在一起拍摄,每个人都会拍的不一样,所以这不是什么问题,任何一个摄影师也都不应该存在这个问题,就如同每个人对一个东西的认识和别人都有差异一样。

问:这次拍摄有没有深入到当地人的生活中去?
张风:这次拍摄受到了时间限制,比如我,要拍摄两个国家,但只安排了五天时间,所以这两个国家都是在其首都内拍摄的,没时间去其他地方。别的摄影师也是同样的状态。其实再深入下去应该会拍的更好一些。

问:各位老师在非洲拍摄的时候,遇到的困难是什么?
贺延光:我觉得还是语言。尽管我说过镜头不需要语言,但是需要沟通时,当然是懂语言就更好了。

问:各位老师在拍摄之前有一个计划路线或者有自己的侧重点么?还是到现场之后比较随机的抓取?
贺延光:多数是临门一脚,就是说怎么拍是视现场情况而定的。没人要求怎么拍,完全是摄影师自己的事,拍摄很自由。

问:各位拍摄时是更偏重纪实还是更偏重人文地理方面的内容?
索亚伦:我们比较偏重于人文,因为以前比较多的非洲照片是展示苦难的生活环境或者动物的迁徙,而表现人文的片子相对比较少。我们这次有意多拍一些人文镜 头,因为毕竟还是要把人的生活状态、生存情况介绍给大家。至于地理方面,如果有典型的,我们也拍,比如乞力马扎罗山,我们特别想拍一张,因为它夏天有雪, 但是这一次我们没赶上。

问:第一次去非洲,行程又比较紧,是以一个游客还是以专业摄影师的角度来抓取?
索亚伦:中国的摄影师去非洲的很少,接待单位、使馆都尽力安排,但毕竟是第一次,安排的比较类似旅游的的行程,我们则尽力在这样的行程里尽可能多挖掘一些东西。

问:请问刘雷老师,您这次去非洲,给您印象最深的是什么?
刘雷:印象最深刻的就是色彩,说到这里得感谢爱普生,这次影展的作品就是爱普生帮忙输出的,很好的还原了镜头中非洲丰富的颜色。以前在我的印象中,非洲是 黑非洲,色彩比较单一。这次去了以后发现色彩特别丰富,尤其是在妇女的服装服饰上。比如在马里,几百万的妇女,穿着的所有花布,感觉没有一件重样的,颜色 非常好。

此次影展体现了中国摄影家的风格,与西方摄影家拍非洲有很大的不同。西方摄影家拍非洲多是猎奇,照片都有很强烈的视觉冲击力。中国的摄影家是从中国人的文化背景出发,根据中国人的审美来做照片,色彩都比较健康、比较温和、比较赏心悦目。

这次去的大部分摄影师都是从事新闻媒体工作的,大家之前开过一次交流会,每个人把自己和别人拍的所有国家的片子都看了,非常不错。这一次每个人只选了20 多张,主要还是根据展览的效果来做的,但是其实在每个人的手里也还有一些很好的作品的,无论是从视觉讲,从主题表现讲,还是从色彩讲,都非常不错。

这一次大家都是第一次到非洲,也积累了一些经验,未来两三年左右,文化部还要继续完成非洲相关的活动,还会有更多的摄影家去进行拍摄。这次是一个借鉴,也是一个积累。下次再去,时间如果充裕,相信会拍摄一些更有非洲特点的好照片。

刘波:刚才参观了部分展出作品的内容,非洲的照片最明显的特色是有很多诸如红色这样鲜艳的色彩,而爱普生打印机在输出色彩方面,特别是对于红色的表现,比如红色的土地、红色的头饰、衣服等,爱普生的墨水都有很好的表现能力。这一次展览主办方给爱普生的打印时间比较紧,用了一周不到的时间输出了180多张片子,如果时间更充足的话,相信爱普生会打印出效果更棒的图片。

问:爱普生做这个项目还是有一定挑战的,几位老师都是从暗房过来,那么这次打印照片的效果有没有达到各位老师的想象?
刘雷:色彩还原很好,尤其暗部色彩的层次,比如黑色的脸,打印得很细腻,层次都能分开。

刘波:此次展览的作品都是采用爱普生“艺术微喷TM”输出的。还有一个消息,爱普生“艺术微喷TM”打印输出的作品即将再次在华辰拍卖,其实在高端的市场,爱普生的输出品质已经得到了艺术家和摄影师的广泛认可。可以说,在影像市场的制作发展方面,爱普生“艺术微喷TM”是目前最好的输出方式之一。而且,在本次华晨拍卖中有两张刘雷老师的作品,其中一张就是用爱普生“艺术微喷TM”工艺输出的。

问:爱普生有没有把“艺术微喷TM”推广到家庭中的计划?
刘波:爱普生以前主推影像和艺术品复制等高端市场,最近,爱普生希望输出的作品或照片能进入家庭,输出一些高档“家庭装饰画”等作品。中国有非常多好的摄 影师和好的摄影作品,但真正能在家庭中展示出来的实际很少,爱普生希望通过自身先进的技术和卓越的品质,进入家庭装饰领域。事实上在国外这种情况是非常普 遍的。

问:买爱普生设备的人很多,但真正用好的不多,对此爱普生有什么推广计划呢?
从2007年起,爱普生一直在做“艺术微喷TM”工作室项目,现在全国已经开了27家,在10月份,还有11家对影像非常感兴趣的工作室或者冲印店接受了我 们的培训,爱普生分享多年来在影像领域积累的经验和打印技术。这次影展作品的输出就是在一家爱普生“艺术微喷TM”工作室完成的,很多摄影师或者展览结构也 会在工作室进行作品输出,通过这种方式,希望能让更多的用户了解爱普生的技术和照片打印经验。至于培训,爱普生影艺坊一直在做。

问:我身边有好多摄影师朋友和摄影爱好者都希望能把自己的照片打出来,但是一直找不到特别好的地方。爱普生如果有这种服务,会不会帮助他们做一些色彩管理?
刘波:可以选择27家爱普生认证的艺术微喷工作室。实际上在“艺术微喷TM”工作室的培训里真正讲打印机的内容只占1/3,更多的是整个色彩流程的管理,即从前端拍摄需要注意的地方,到在电脑里如何处理颜色,到打印,如何选择纸张等,是整个影像输出流程的培训。

问:如何选择纸张呢?
刘波:纸张的选择爱普生技师会给出专业建议,不同的作品会选用不同的材料。

问:输出的作品都是收藏级的吗?
刘波:收藏级、展览级的都有。
刘波:价位各地区都有不同,有些专门制作高品质收藏级作品的工作室可能收费最高的为1000多元/平米,便宜展览级的100~200元/平米。

问:我查了一些相关资料,“艺术微喷TM”技术在收藏级照片上,在特定环境里可保存一到两百年不变性。这个特定环境是指什么?另外200年的年限能否突破?
刘波:这是根据国际通用的检查照片色彩变化的标准检测出来的。爱普生日本总部有专门检测色彩衰退情况的设备,此外,美国有些第三方的公司也会提供一些数据,它们会根据每个厂商提供的机器、墨水、材料,单独做检测,检测的标准都是一致的。

问:爱普生输出的作品会有褪色的现象么?
杨赣:如果作品褪色,除了保存条件、装裱等原因以外,也可能是并没有完全按照“艺术微喷TM”的标准而进行输出。“艺术微喷TM”标准是指使用爱普生原厂的机器、原厂的墨水,在爱普生认证的几种无酸的收藏级打印纸张上进行输出。

刘波:爱普生在推“艺术微喷TM”概念的时候,还会颁发一个证书,这个证书保证作品80年不褪色,如果褪色,爱普生“艺术微喷TM”工作室会免费重做。至今为止,使用真正的爱普生“艺术微喷TM”工艺制作的产品,我们还没有得到任何褪色的反馈。

问:刘雷老师对于爱普生“艺术微喷TM”的发展有什么期许或期待么?
刘雷:此次展览作品的制作,在表现非洲的色彩方面非常不错,得到了一致好评。希望爱普生“艺术微喷TM”能进一步促进收藏级影像市场的发展,也希望这项技术能走进家庭,照片价格可以降低一些,尤其是风光照片等赏心悦目的观赏性照片。今后,希望爱普生与摄影师的合作更紧密,携手推动中国影像市场的发展。